「一种声音」2020年民法典要不要为同性婚姻合法化预留通道?

发布日期:2019-10-13 03:29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8月2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在京举办首场发言人记者会。这是法工委自成立以来首次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

  发布会上,首位发言人、法工委研究室主任臧铁伟对有记者提出的有关同性恋结婚合法化问题作出回应。

  臧铁伟说,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是建立在一男一女结为夫妻基础上的婚姻制度,这个规定是符合我国的国情和历史文化传统的。“据我所知,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不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因此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也维持了现行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这个草案已经在中国人大网全文公布,向社会征求意见。”

  首先,要为人工委确立新闻发言人制度点赞。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必须抓住提高立法质量这个“牛鼻子”。而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则是提高立法质量,实现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的根本途径。要实现良法善治,必须破除“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要让民众参与立法,将立法的各个过程、各个环节向公众公开。

  其次,要为这位提出同性恋结婚合法化问题的记者点赞。尽管这个话题在中国很敏感,有些超前,但确实是个问题。

  我们现行的婚姻法第五条明确: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八百二十三条:结婚应当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者任何组织、个人加以干涉。

  一是同性恋在我国数目庞大。其实这并没有具体的数字,因为没有办法像人口普查那样做一个特别精确的登记,只能依靠取样调查来统计大概的数字。2004年,根据原卫生部统计,中国男同性恋的人数约为500—1000万。同年,中国研究同性恋问题的著名专家张北川教授估计,女同性恋的人数也在1000万左右。

  2006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控中心)再次公布了男同性恋的人数统计,中国大约有2000万左右的男同性恋者。

  2014年,根据科学研究院的平均统计,中国的同性恋人数可达7000万,其中男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000万以上,女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500万左右。也就是说,比例在5.38%左右。

  性学家李银河在《同性恋亚文化》中提到:按照金赛对美国同性恋者数量的统计和怀特姆关于各个社会和各类文化中同性恋者所占比例均十分接近并保持稳定的权威说法,香港马会资料开奖资料,可以推测,同性恋者在我们的社会中也当占到成年人口的3%至4%,约为3600万至4800万。

  世界公认的数据认为,同性恋占总人口数的4%—6%,据此推算,中国同性恋人数在5600万至8400万之间。

  以2010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有家庭户40152万户,可见我国的同性恋人群数据不小,我们的法律不能置这个群体于不顾。

  二是世界上同性婚姻正式合法化的,约有 27 个国家,尽管这只是少数,大多数国家为不认同,但其中认同的国家相当部分是发达国家,这或许与我们国情不同,但值得我们关注。

  冰岛总理西于尔扎多蒂2013年4月13日飞抵北京,开启了她对中国为期6天的访问。当来自冰岛的专机平稳地降落在首都机场时,人们注意到陪伴这位冰岛女总理走下舷梯的,还有她的夫人莱兹多蒂。西于尔扎多蒂与莱兹多蒂2010年6月27日结婚。也就在这一天,冰岛正式实施同性婚姻法。这是我国首次接待国家元首同性夫妇。

  三是我国台湾地区已经承认同性婚姻,从国家统一的角度,最快开奖现场,台湾和大陆都属中华法系,值得我们关注。2017年5月24日,台湾地区“官”的“释字第748号解释”称,现行“民法”未保障同性永久结合关系,有违台“宪法”第22条保障人民婚姻自由与第7条平等权规范,要求行政与立法机关需在两年内修正或制定相关法律。若逾期未完成,同性伴侣就可以依现行“民法”规定登记结婚。由此,台湾成为亚洲首个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地区。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随后,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地区。当时我正在台湾,发现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有之,说明这一制度并不为全体台湾人认同,但法官的裁定是有权威的。

  四是从法的稳定性考虑,法一经颁布生效,就应在一定时期内相对保持其有效性和不变性,而不应朝令夕改。民法典是我国的世界法学杰作,要有几十甚至上百年的适用时空,因此立法上不能不慎重。

  五是立法要为未来的法律适用预留空间。对于成文法典而言,无论是基于法律适用者的主观因素的要求,还是基于对立法者立法意图的追问和探究,抑或两者兼而有之,法律适用过程中的解释行为都是不可避免的。成文法是立法动态过程的静态结果,而法律适用是把静态的结果加以复原的动态过程。静态的成文法具有一般性和概括性的特征,而动态的法律适用具有特殊性和具体性的属性,这意味着从静态的成文法到动态的法律适用之间是有距离的,因为成文法总要尽可能地将每个个案框定在自己的文义的射程范围内,但个案总是不断地超出成文法的可能含义,成文法和个案间的这种张力和距离仅依靠法律适用来拉近是不够的,必须在法律适用之前构建适用的逻辑前提,由此衍生出成文法和法律适用之间的桥梁。

  其实说来也简单,只要简单修改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八百二十三条:结婚应当男女(删除)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者任何组织、个人加以干涉。

上一篇:反家暴法何时保护他们:同性婚姻20年两会之路
下一篇:除高空抛物、同性婚姻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还回应很多问题
网站首页 | 2019年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 金神算论坛 | www.40344.com | 黑码堂心论坛565888

Power by DedeCms